1月2日,多家媒体爆料称,滴滴在近期完成对小蓝单车的收购,并且已经签署了收购协议,双方在去年11月之前就开始谈收购的事情。已经投资了ofo的滴滴正在试图布局自己的共享单车品牌。

懒熊体育在第一时间联系到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但对方回复暂时不接受采访。

滴滴收购小蓝单车,共享单车格局生变-金融微周刊

小蓝单车并不是在2017年倒下的第一家共享单车公司,却是倒下后外界反应最大的公司之一。

易观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6月的共享单车app启动次数排名上,小蓝单车仅排在摩拜、ofo之后位列第三;2017年11月共享单车app新增用户数的排名中,小蓝单车排名第四。

小蓝单车也一度被用户认为是“最好骑”的共享单车。“我们有七家供应链为我们生产,每个城市有十万台单车就接近饱和,但此前还没有一个品牌有这样的供应链。”其母公司野兽骑行的联合创始人李剑亮此前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曾如此表示。

滴滴收购小蓝单车,共享单车格局生变-金融微周刊

▲数据来源:易观分析

2017年,小蓝单车多次传出被收购的消息:4月就有传言称,其与摩拜以及某上市公司的基金有并购或投资的交易打算;10月,小蓝单车的资金危机进一步显现后,又有消息称,永安行将收购小蓝单车,并已向小蓝单车打款1000万元,不过永安行在10月26日宣布收购专注在三四线城市运营的哈罗单车。

2017年11月16日,李刚对外界发出一份声明,强调小蓝单车与拜客出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用户可以一直使用小蓝单车。这也意味着小蓝单车间接走向失败。根据这份声明中的数据,小蓝单车在半年的时间累计投放了60万台车,最高时每日300余万日订单,2000万注册用户。

据当时媒体的报道,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元,涉及70余家供应商,大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在100万元左右,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高达800万元。

一个多月之后,小蓝单车终获滴滴出手相助。这似乎是共享单车里结果较好的一个。

2017年,对于共享单车来说波澜起伏,从疯狂挤进市场到匆忙倒闭,“共享单车”一词在短短几个月就迅速蹿红,同时,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进入了洗牌阶段。

2016年9月-2017年5月,9个月内,共有包括小鸣、小蓝、悟空、酷骑等超过44家共享单车企业入局。

而2017年6月,仅成立并运营5个月的悟空单车因资金匮乏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成为行业中第一个倒闭的企业。随后,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倒下,而且这些企业都存在押金难退问题。

永安行收购哈罗单车是共享单车的首宗并购案。紧接着,哈罗单车在2017年12月收获10亿元人民币D2轮融资,阿里巴巴、复星、GGV(纪源资本)等资本力量让默默无闻的哈罗单车又重回大众视野。有业内人士表示,等待被收购、抱团取暖或成为中小共享单车平台的另一个归宿。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用户规模为2.09亿人,市场规模为102.8亿元。预计到2018年,用户规模将达到2.98亿人,市场规模为178.2亿元。到2019年,用户规模将达到3.76亿人,市场规模为236.8亿元。

滴滴收购小蓝单车,共享单车格局生变-金融微周刊

▲数据来源:艾媒咨询

用户规模和市场规模的双重增长,证明了共享单车市场的潜力,但其增速将大幅度下降。在市场竞争中,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品牌已经倒下。如今存活下来的单车,还将继续面临被收购或合并的情况。

而经过行业的疯狂生长和扩张,如今一二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但三四线城市尚有巨大的开拓空间——即便在一二线城市中,运营能力、品牌形象等的优劣也将对行业格局继续产生影响。

滴滴收购小蓝单车,共享单车格局生变-金融微周刊

▲数据来源:易观分析

值得一提的是,在盈利的压力下,共享单车行业两大巨头——摩拜和ofo的合并传闻也从未断过,并且二者的日子也没有那么好过。据财新网报道,截至2017年12月1日,ofo账面包括押金在内可动用现金有3.5亿元,超30亿元押金用于支付供应链欠款;而摩拜动用押金超40亿元,账面现金70亿元。

在2017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ofo投资人朱啸虎坦言:“战局比较明朗化了,再打消耗战就没有意义了,对双方损耗都很大,需不需要再打?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易观智库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王会娥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则表示,共享单车行业目前已经进入到洗牌尾声,最晚将在2018年上半年结束洗牌期。